防疫办案“不掉线”,背后是什么“硬核力量”在支撑?

ZHI HUI

JIAN WU

智慧检察

助力打赢

疫情防控阻击战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非常时期不能面对面,

检察机关如何办案,

怎样保证办案质量?

疫情期间,

浙江检察机关

确保办案规范、有序,

保障各方合法权益,

还实现了24小时办结案件,

案卷流转平均耗时12分钟……

这背后是什么力量在发挥作用?

今天我们来一一解密。

YITIHUA

政法一体化办案模式

“数据跑”代替“干警跑”

疫情期间,检察机关从严从快办理各类涉疫案件。如何在特殊时期保障检察办案“又快又好”?

2月3日,浙江省法院、检察院、公安厅、司法厅联合下发的《关于在疫情防控期间充分发挥政法一体化单轨制协同办案应用优势的通知》,推行一体化单轨制办案。

政法一体化单轨制协同办案模式是浙江首创,这一模式能够加强司法机关之间的相互协同,大大缩短案件办理时间,避免因纸质卷宗移送导致的疫情防控风险。

得益于政法一体化办案模式,不少案件从受理侦办到移送起诉只用了24小时。

2月8日,青田县检察院运用一体化系统网上单轨制协同,24小时内办理3起案件,对犯罪嫌疑人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2月10日,仅用一天时间,杭州市萧山区检察院办结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以来杭州首例起诉的涉疫刑事案件。当天上午,检察官通过一体化平台在线接收卷宗并阅卷,形成初步审查报告,当日下午,通过远程提审系统完成包括权力义务告知、讯问、认罪认罚相关事项。

检察大数据

统计时间

2020-01-23至2020-02-18

数据来源

浙江省检察院

全省政法机关共通过一体化办案系统流转案件4238件次;发起逮捕协同1591次、起诉协同1859次、审判协同947次,入矫执行1014次,立案监督34次;线上传输电子卷宗10216份,文书42249份,案件材料跨部门流转平均耗时仅需12分钟

YUAN CHENG

远程视频系统应用助力

特殊时刻“距离产生美”

面对从严、从快办理涉疫刑事案件要求,为避免看守所等重点防控地点出现疫情传播安全隐患,全省检察机关利用远程提审、远程庭审、远程接访、远程司法救助等功能开展诉讼业务,将疫情隔离造成的空间距离缩短为互联网上面对面沟通零距离,节约办案时间,确保办案质效。

远程提审

台州市椒江区检察院在办理况某涉疫口罩诈骗案中,采用远程提审,两天内移送起诉并得到判决。

异地羁押

远程提审

2月14日,海盐县检察院对两名羁押在桐乡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进行远程讯问。检察官1小时完成讯问工作,经犯罪嫌疑人同意,在远程传输打印的认罪认罚具结书和笔录上签字。

远程庭审

2月12日,杭州市江干区检察院办结一起涉疫口罩诈骗案。检察官通过远程庭审,有力指控王某诈骗犯罪行为,并提出精准量刑建议,江干区法院采纳该量刑建议。

远程司法救助

2月13日,余杭检察12309服务热线接到一起故意杀人(未遂)案件的刑事被害人求助电话。该院检察官当日调查查明其符合申请司法救助条件,当天下午通过转账支付方式发放救助金10000元。

ZHANG SHANG

检察业务“掌上办”

浙江检察移动检务平台上线

隔离疫情但不隔离办案。1月30日,浙江省检察院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服务保障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期间各项安排的通告》,为保障当事人和诉讼参与人的合法权益,提供了“线上+线下,电话+网络”等多种办理模式,倡导通过非接触方式办理有关事项。明确疫情防控期间,除确因需要到现场办理诉讼业务的外,尽量做到诉讼事项“家里办”“掌上办”。

2月3日,省检察院下发《关于推广应用浙江检察移动检务平台的通知》,在全省全面推广移动检务平台应用。

浙江检察移动检务平台由“浙江检察”APP“浙江检察”微信小程序检察工作网 PC 端和管理后台构成。

其中,“浙江检察”APP 为各类群体提供平台所有功能,“浙江检察”微信小程序为公众提供平台常用功能。全省首批推广应用的业务功能共计 50 项,分为检律对接、信访举报、代表委员服务、未检服务、公众服务等大类。

检察大数据

统计时间

2020-01-23至2020-02-18

数据来源

浙江省检察院

全省检察人员注册用户10583人,各类服务对象注册用户1401人,全省已落实律师案件绑定在线申请审核人员436人,代表委员在线联络人员154人,信访事项在线受理人员296人,案件承办检察官均已能提供在线服务。目前,律师已通过平台发起绑定案件申请88起,处理完成63起。

检察有所呼,科技有所应。疫情防控期间,浙江检察机关积极应用智慧检务成果,利用信息化助力精准、高效办理检察业务,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司法保障。

还有什么惊喜值得期待?

“我们在办案中探索开发远程签名系统,利用承办检察官、值班律师、犯罪嫌疑人三方远程视频方式,在值班律师的见证下,顺利完成认罪认罚具结工作。这为我们今后高效开展认罪认罚从宽程序提供了一个思路。”省检察院案管办负责人说。